现代文学的当代阐释探析,民间文学的时代意义

作者:www.8522.com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中华民族的文化史由两个部分组成:文字记载的和没有文字记载的,缺少后者,文化史就只有半部。

现代文学的当代阐释探析

一、现代文学的概述

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于现代文学的领域的划分是不明确的,对现代文学的界定仍然还不够清晰。而且现代文学从“五四运动”发展到现在,其发展时间也就是八九十年,各方年的积累还远远不够。即便是一些知名的大文学家像郭沫若、鲁迅等,一些比较重大的事件像新文化运动等,人们对于他们的认识及评价还是存在着很多的差异。就目前而言,人们群众对于新文化传统的认识还不够深入,还是一种极端的片面的认识。在有些人眼里,将现代的传统文化看作就是激进主义的传统,五四的新文学形式也被其用“反传统”来诠释,“反传统”用在新文学上,已经不再是一个褒义词了。加之最近几年,国学的一种虚热现象的出现,很多东西都会与国学搭上关系,那么,现代文学的处境就显得有些尴尬了,甚至有时候因为人们不能全面正确的认识现代新文学,也会使得其在有些方面受到社会群众的攻击谴责。关于“传统”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传统就是一种思维方式和行为方法,它是能够在人类代代之间传承的,它有能力调节社会行为和诉求,并能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并且它已经对社会生活的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而文学传统就是伴随着时间的积累,人类的创造性想象逐渐演变成一种思维方式,同时它也是民族语言想象的共同体。不同于其他的传统方式,文学传统的传承过程更具复杂性,因为在每一代人的继承和发展过程中,都会对现有的文学传统进行改造或者删减的处理工作,使得现代文学成为了一种不断发生和改变的“变体”。传统就是一种时间性的概念,文学传统的形成也是必须要具有一定时间长度的积累的。因此,当代中国的现状发展对于现代文学传统的形成来说已完全具备了时间条件。

二、对于现代文学传统的研究

对于当今文学传统的研究,首先要做的工作就是摆脱横贯在研究工作面前的两大障碍———“绝对论”和“本质论”。绝对论和本质论存在着共同点就是:他们错误的将传统看作是永恒不变的一种事物存在,而且对于传统可以进行原封不动的整体统一的把握。然而,现代的文学传统并非是整一的,固定的存在,而是包含了复杂的多元化的因子。传统文学的研究要取得更进一步的发展,必须就要走出“本质论”,要充分考虑到现代文学在传承过程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并对其在各种时期做出的各种选择进行考察,使得传统文学在当代也得以更新。

三、现代文学传统的形成

现代文学传统的形成是一个极为复杂和极具挑战的过程,虽然之前的很多文学史对于文学传统的形成有了一个比较详细的介绍,但是现代文学的形成相比其书面的叙述是复杂的多。在19世界20年代左右,因为文学革命和新文化运动的兴起原因,导致了新文学这一具体概念的产生,新文学的兴起也使得广大学者开始了以白话文为主要书写方式的新文化发展形式,当时的人民提倡新文学的白话文形式并反对旧文学的文学文形式,他们渴望得到新的文化传统的同时与旧的文化传统宣告决裂。在那个时期,所有的一切都是需要重新进行价值估定的,而最终使得新文学的规范体系和价值得以建立是在五四新文学革命时期。

四、现代文学的当代阐释

在现代史上,出现了对于新文学传统的政治化的阐释,对于现代文学的当代阐释在一定意义上成为文学传统的重要的部分,直到现在还发挥着重要作用。如,在中学时期的语文教学中,课本里面的很多课文就是采用了现代的优秀文学作品,这是实现现代文学经典化的重要途径,同时我们也很容易发现,中学语文分析课文的思路和方法与50和60年代的分析方法相差无几。在50、60年代,我国政治氛围特定的情况下,各文学家、文学研究者针对现代文学的性质和特征,力求做出一个能够切实符合当代意识形态的解释和定位,也直接的导致了现代几部重要的文学史书的问世。然而之前人们对于现代文学的解释和定位多以知识化的传播方式,对于新文学传统的打造有着重要的影响作用。同时,关于新文学研究的课题也吸引了很多的研究学者,而大部分的研究都被聚焦成为了无产阶级在新传统中的最大份额。依据目前的形式来看,广大文学研究者所开展的对于现代文学的研究工作已经远远的超出文学所本有的疆域,进而他们承担起了国家重大的历史叙事任务,因为在这个政治特定化的时期内,展开对现代文学的当代阐释工作也是具有重要的意义的。

作者:刘绪君 单位:襄阳职业技术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最初认识到这一点的,是五四时期的思想家和文学家,他们把民间文学看作中国文化史重要的一部分,整个中华文明不可缺少的部分。收集和整理出版来自民间的文学资料,也是由他们发起、在延安鲁艺时期被列入新文化建设正典的历史工程。

  民间文学并非简单地对应于文人创作的文学,而是具有鲜明的政治思想取向。它是五四一代及其前辈思想家们重铸民族魂中华民族复兴整体启蒙思想的一部分。五四时期关注来自民间的文学,乃是出于对贵族文学独白话语体系的反拨,是全社会民主运动的表征。五四之前,梅光迪回复胡适:文学革命自当从民间文学入手,自无待言。至五四时期,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发表启事,成立歌谣征集处,向全国征集民间歌谣,同时发表北京大学征集全国近世歌谣简章,明确其宗旨不仅是在表彰现在隐藏着的光辉,还在引起将来的民族的诗的发展。从事中国民间文学研究的美国学者洪长泰认为,现当代中国的民间文学运动被称为世纪运动。鸦片战争以来,激进派学者们寻找中国文化之根的努力,导致了他们提倡以口语为基础的现代文学语言。五四运动时期,年轻的中国知识分子有意识地将他们的关注对象转向民间口头传承。到民间去成为一种政治运动。它对于新文学和新文化运动冲破封建思想、重视人民创作的倾向,起到了推动作用,但却属于未能彻底完成的任务。

  延安鲁艺继承发扬了五四走向民间这一传统,赋予其民族性和人民性的重大思想意义。延安鲁艺把收集、整理民族民间文学,与抗战救亡、与创造新文学的职能紧密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延伸到今天的新中国思想文化运动。1940年在《新民主主义的文化》一文里,毛主席鲜明提出:中国文化应有自己的形式,这就是民族形式。民族的形式,新民主主义的内容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新文化。他特别强调的民族的形式实际上多半指的就是民间文化,特别是民间文艺。毛主席所提出的这一文化思想,在《讲话》里得到充分阐发,长期以来指导着我党的文化建设。毛主席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一代人,他本人对民间文学的认识并非简单止于概念和观念,而是内心真正喜爱的,也确实做过指导学生收集民间歌谣的工作。他非常清晰地把所有的封建统治阶级的糟粕产品,与民间文化的精华部分或者与那些天然的民主的和革命的因素区分开来了。延安鲁艺以学习民间文艺作为方向,培养了一大批新中国文艺工作者,创作了大批优秀的文学艺术作品,奠定了新中国文艺事业的发展方向。例如延安鲁艺正式成立了中国民间音乐研究会,确定了宗旨为:开展有计划、有组织对民间音乐的采集、介绍和研究工作;对大量优秀的传统民歌、小调、歌舞进行加工和改编,从而产生了不少优秀的民歌改编曲。民间文学传统形式经由赵树理《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袁章竞《漳河水》、李季《王贵与李香香》等创作,为新文学树立了榜样。

  新中国文学弘扬了延安时期重视民间文艺中的人民性传统。新中国成立之初,最重要的文艺话语乃是宣传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打破封建文艺观占领的报刊、舞台、银幕等阵地,普及民间文艺民主传统,建设人民的文学观念。1949年北平解放之际,新中国文艺工作者最主要的工作,乃是宣传民族文学形式和新民主主义思想内容之间不可分割的联系,这一系列文章见诸19491950年之间的《人民日报》。1949年3月25日起,《人民日报》集中发表有关文艺的专题文章、综论,涉及到停演迷信淫乱旧剧文艺为工农兵的方针年画的装饰性与现实性、人民性等问题,秦兆阳、蔡若虹、江丰、罗合如、刘念渠、梁思成、沙均和犁草,以及张映雪等人分别就改革旧剧、国画、平剧、城市规划、秧歌舞和新洋片等方面的问题发表文章,直接影响到新中国文学人民的文学基本方向和路线的确定。从1950年元旦刊发李伯钊《谈工人文艺创作》、王亚平《攻破封建文艺堡垒》开始,到随后刊载关于东北戏曲改进会成立电影制作贯彻工农兵方向北京旧戏曲的改革,到赵树理发表《谈群众创作》、王朝闻发表《旧剧演技里的现实主义》、周扬《关于地方戏曲的调查研究工作》、艾青《谈鸿鸾禧》和程砚秋《西北戏曲访问小记》等,辅之以展开的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高等教育制度、教科书、学术研究体制等话语讨论,昭示着延安时期来自民间文学的平民大众文学路线、服务人民大众的文学发展方向,真正在新首都、新中国确立起来。可以明显看出,延安时期强调的人民文学传统,在谈论文艺问题的过程中处于核心位置;以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为指导的新文艺路线,迅速成为北京文艺的主流,同时,来自延安的文艺工作者也成为新中国文艺话语的拥有者和叙述者。可以说,收集、整理、改造民间文学,对于五四新文学运动、延安鲁艺到新中国建立后的新文化新文学建设,起到了核心作用,为新中国人民文学的健康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德国学者福玛瑞评价这一走向时说:他们……力图寻找民族的文学,并抱有以此为手段改变民族性格的雄心壮志。我们如果考虑到历史悠久的民歌搜集传统的话,可以说,这类对口传文学的重视是中国的一贯传统。这段话放在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的确非常合适。

  今天我们重新提起20世纪中国民间文学收集和整理工作,与五四时期重铸民族魂的使命相比,实际上面临着性质相似、层次不同的任务。一是我们重新处于中华民族文化、思想和精神价值的再铸造进程中,重视当代民间文学进步思想传统,对于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使命具有重大思想价值。二是发掘和阐发民间文学优秀传统,对我们深刻理解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历史渊源,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丰富性有新的认识,具有重要理论价值。三是民间文学的人民性传统,是我们繁荣和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坚实基础,是建设新文学不可缺少的丰富资源。

  与五四时期和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民间文学研究不同,当代民间文艺学家所处的思想层次和学术水平,不允许我们再仅仅做简单的收集、整理工作,而是要求学者在坚实的材料研究的基础上,充分发掘和阐释民间文学中的思想、文化和艺术资源,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参与到新世纪中国美学精神的构建和阐发工程之中。做到这一点,我们新中国的文学史,就将比以往更为坚实、更具有鲜明的中国话语特点。

本文由奥门新萄京娱乐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85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