撬动他情愫的那句话,每一次爱都是惊心动魄的

作者:www.8522.com

我和英达的相爱是在1987年,那年1月他母亲去世,他从美国回来奔丧。正好剧院要排一个新戏《纵火犯》,由林兆华导演,英达任副导演算作实习,也为将来能留在剧院做准备。我在里面演一个戏份很少的黑人小女仆。演出时我给自己梳了一脑袋小辫儿,满脸满手的黑油彩和一个大而厚的嘴唇,用尖而快的怯生生的声音讲话,可笑极了。那出戏演的场次不多,在我的艺术道路上没留下什么痕迹,但它却改变了我的生活。

图片 1

建组的那天,在会议室讨论剧本,大家围坐在大桌子四周,我和英达挨着。我排戏从来不带水,因为我觉得无论坐下来谈什么都先倒上一杯茶那是老年人的习惯。英达的面前放着一个保温杯,满满的香喷喷的茶水。导演正在谈剧本构想,我渴得要命又不好讲话,就在纸上写了句:“我能喝你的水吗?我没病。”他笑了一下,在下面写:“当然能。但我有,AIDS(爱滋)。”

人是奇怪的动物,有的人之间对话千千万,还是感觉平淡;有的人之间只需淡淡一句话,就能点燃情愫、引来爱情。

他就是这样一个机敏幽默的人,不认识他的人与他的第一次谈话都会很难忘。他的聪明,他的博学,他的狂放和不可一世,让喜欢他的人一见钟情,让讨厌他的人不能容忍。

这背后原因复杂。但不可否认,语言的魅力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有什么了不起!”常常有人会这么说,“不就是英若诚的儿子嘛,不就是去过美国嘛。”

那么,什么样的话容易撬动人的情愫呢?答案可能因人而异。娜姐这里只讲几个故事,聪明的你或许能自己总结一些规律出来。

我们的关系有进展是在排戏后大概两星期。有一天早晨他进排练厅直接走近我,手握成一个拳头放在我的手上,松开是一个被他的手捂热了的煮鸡蛋。我笑着把鸡蛋磕开,连蛋清儿都还是水。

首先我们来看看大刘(刘銮雄)和甘比情缘的由来。

“你的手根本没把它焐熟!”我大笑起来。

先来八卦一下。昨天刚刚得知,38岁甘比又生了,第三胎是女儿。她现在是大刘正式的太太,是一子两女的妈。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身份——香港女首富。根据媒体估算,现在甘比名下的物业、股权、现金等,加起来超过400亿港元,超过《2016年福布斯香港富豪榜》上女首富何超琼(380亿),妥妥登顶香港女首富。当然,这一切都拜她的富豪老公所赐。对她这样一个出身贫民区的女子来说,能活到这份上,真是难得。

然后是我请他在一个叫“白桦林”的小西餐厅吃饭。

图片 2

然后是我接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满了:“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一定要娶你!我一定会娶你的!”

大刘和甘比

“咱们得好好谈谈。”我说。因为我发现问题有点儿严重。

那么,出身卑微的她是如何被大刘看上的呢?

“好啊!我有套单元房,在水碓子13号楼,你来吧!”他的表情特别真诚。

话说甘比少时因为家里穷,她没有读高中,读了个中专预科,毕业后就去《苹果日报》做小编了,后来因工作出色做了娱记,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狗仔。

约好下午5点见面,差5分钟5点我就到了。刚上楼梯我就听见有人在鼓掌,爬上来看见他换上了干净的白衬衫。

图片 3

“我妈说女孩子跟人约会应该迟到。可我在大街上耗了半天还是早了5分钟。真够露怯的!”我说。

甘比采访梁咏琪

他笑起来。我说什么他都笑,他好像特别爱听我说话。

正是因为这份工作,她遇见了刘銮雄。

我们相爱了,像两个18岁的少年。每天在剧院见面我们都大喘着气。中午休息时我们跑到新侨饭店吃饭,整顿饭他都在教我唱英文歌。我那会儿一句英文都不会,靠死记硬背我的发音居然还特别准。4年后我第一次去美国时给美国人唱过那些歌,有个美国人无论如何不相信我根本不明白歌词是什么意思,他简直不能想象我那时不会说英文。

2001年,听说某位金融精英女倒追刘銮雄,甘比立刻找大刘做采访,谁知摄像师没把握好距离,镜头离他太近,大刘当场发火,现场的人都吓坏了,只有甘比笑着说:“你怕我们拍到你的大颗痣吗?

我不是那种把爱情一点儿一点儿给出去的人,我不在乎也不考虑是否自己像个傻瓜,我完全缺少女孩子的疑虑和谨慎。一旦爱上了就全心全意。爱会使我的理智消失,智商为“零”。人们常说:“真正的爱只有一次”。我必须坦白地承认:我每一次爱都是“真正”的和“惊心动魄”的。

大刘第一次审视了眼前这位小姑娘,虽说不上美貌,但圆圆的苹果脸很可爱,有小家碧玉的风范。就这样轻描淡写地一句话,似乎一下子击中了刘銮雄,让他把甘比印在了心上。

热恋时记得有一次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英达在看报纸。电视里演的是“世界名模大赛”。每一个模特走出来我都惊呼一声,然后我说:“快看呀英达,太漂亮了!这些女人真是‘上帝的宠儿’!”英达漫不经心地抬了一下眼皮,嘟囔了一句:“比你还差得远啦!”

图片 4

能想象我的智商吗?不撒谎,当时体重近130斤的我差一点儿就相信了他的话!

大刘和甘比

他还告诉我,我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孩儿。“大学里的那些女孩子可能会读书,但她们绝大多数都没你‘聪明’,‘聪明’不一定会读书,就像有文化不一定灵魂高贵一样,你经常会看到一个文化人有一个小市民的灵魂,而你是既聪明又灵魂高贵。”

后来,甘比被挖到大刘的公司,继而做了他的助手,再后来做了他的情人、太太。这一路走来,甘比走得十分辛苦,但到如今恐怕再没有人能够否认她的高情商和智慧。

这些话我听了心里可太舒服了!我深深地把它记了10年。

试想,如果你是甘比,在一个发怒的顶级富豪面前,你能做到如此轻松戏谑吗?还是噤若寒蝉?

后来他回美国继续读他的学分去了。我几乎每天都能收到他的信。他还给我写了好多特棒的“情诗”。他说他写的诗老在“韵”上,他不会不押韵,而在“韵”上就不能算好诗。我自视为文学青年,同样以诗回赠给他,同样地每一句收尾都在“韵”上,这很糟糕:

其次,来讲讲小野洋子和约翰列侬爱情的开端。

约翰列侬大家应该有所耳闻,他是全球最牛逼的披头士乐队的灵魂人物,由他主导成立的披头士乐队影响了许多代摇滚音乐人。

图片 5

列侬和小野洋子

正当列侬事业如日中天、被全世界女人所喜爱的时候,小野洋子出现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伦敦的一个作品展上,小野洋子镇定若闲地将只写有“呼吸”一词的纸条递给列侬,这短小精悍的词语,似乎让列侬的世界忽然见到了光明。

随后,小野洋子做了一场行为艺术表演,就是让人把她身上的衣服一片片剪碎,最后把全身裸露出来。约翰列侬正好观看了这场表演,小野洋子黑发里那凌厉的眼神击中了约翰列侬,当时他呼吸急促,无可救药的迷上了她,或者说疯狂爱上了她。

图片 6

列侬和小野洋子

那时候的披头士已经功成名就,无论是在欧洲还是美国,所到之处尖叫、闪光灯与追光灯都如影随形——这使得列侬的爱情并不仅仅只属于他自己,可列侬却像是被一道暖光所引,像是被一种不为人所知的物理引力所影响,不顾一切地公开与洋子约会。此后,他与洋子的结婚蜜月、生产养育等所有个人隐私的活动,几乎全都曝光在众目睽睽之下,而洋子个人性格中的大胆和直接,在她与列侬结合的那一刻,全数输进了列侬的血液中。在甜蜜的婚姻初期,他们几乎无时不刻不在一起,包括震撼世界的七天“床上和平运动”和“豆荚中的两颗豆子”,直到1980年末那个阴沉沉的冬天,五声枪响,列侬倒在自家公寓前,旁边依旧是灌输给他强大力量的小野洋子。

其三,我们来看看宋丹丹和英达恋爱的起源。

根据宋丹丹的《幸福深处》的描写,她跟英达的情缘可以说也始于一句话。

“我和英达的相爱是在1987年,那年1月他母亲去世,他从美国回来奔丧。正好剧院要排一个新戏《纵火犯》,由林兆华导演,英达任副导演算作实习,也为将来能留在剧院做准备。我在里面演一个戏份很少的黑人小女仆……

图片 7

宋丹丹和英达

建组的那天,在会议室讨论剧本,大家围坐在大桌子四周,我和英达挨着。我排戏从来不带水,因为我觉得无论坐下来谈什么都先倒上一杯茶那是老年人的习惯。英达的面前放着一个保温杯,满满的香喷喷的茶水。导演正在谈剧本构想,我渴得要命又不好讲话,就在纸上写了句:“我能喝你的水吗?我没病。”他笑了一下,在下面写:“当然能。但我有,AIDS(爱滋)。”

……

我们的关系有进展是在排戏后大概两星期。有一天早晨他进排练厅直接走近我,手握成一个拳头放在我的手上,松开是一个被他的手捂热了的煮鸡蛋。我笑着把鸡蛋磕开,连蛋清儿都还是水。

“你的手根本没把它焐熟!”我大笑起来。

然后是我请他在一个叫“白桦林”的小西餐厅吃饭。

然后是我接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满了: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一定要娶你!我一定会娶你的!”

图片 8

宋丹丹和英达

那时候,英达是美国大学的高材生,还是北大毕业生、留洋生,父亲是文化部部长英若诚。那时的英达可谓才子帅气目空一切,被众多女孩盯上,最终却被仅初中毕业的宋丹丹搞定。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如果换做你,你敢不敢大胆地坐在他身边,然后轻松还喜感地“悄悄”问一句:我能喝你的水吗?我没病。

最后,讲讲我一个朋友的故事。

我这个朋友在华南某省一个省属部门担任公务员。她跟她先生已经结婚快十年了,婚后夫妻两人感情很好,都是公务员,日子过得波澜不惊,生活上倒是你侬我侬,让朋友们很羡慕。说起来,她跟她先生的缘分竟也是起于一句话。

时间回溯到十年前,那时我们研究生还没毕业。朋友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初试入考场的时候要测身高,因为录取条件要求女生160cm以上。在考场入口,看到地上放着的身高仪,朋友不假思索地问了一句:“要脱鞋吗?”说着,便要弯下腰去,傍边站着的一个看似部门领导的人,微微会心一笑,说不用了。朋友这才反应过来,她可能目测就超过160,所以不用测了,可是那人的笑容怎么那么会心呢?但她来不及多想,考试就开始了。

后来,她很幸运地过了初试,又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地过了复试,终于得到了自己梦想的职位。

更让她想不到的是,爱情这时候也悄悄降临了。入职之后第三天,那个“部门经理”就请她吃饭了。他一表人才,幽默健谈,很快就征服了朋友的心,几个月后他们就闪婚了。

后来朋友透漏,说老公看上她,真的主要是因为那句话。她那么一问,她老公说,让人觉得她太实诚,实诚得有点傻,有点需要人保护——去参加考试的女孩就她一个那么问的。

也许,朋友的那句话“需要脱鞋吗?”正击中了她先生心中最温柔的地方。

通过上面几个例子,可以看出:你说了什么话,“击中”了什么人,真的要看你跟他有没有心灵感应。

但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是最本真的自己,且把自己放在跟他同样重要的位置上。

对的,同样重要的位置——无论你是谁,无论我在哪,我都为我自己风情万种——这才是一个女人应有的姿态。

(完)

本文由奥门新萄京娱乐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85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