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华南派遣军司令田中久一简介,日本中

作者:历史人物

田中久一(たなか ひさかず,1888年-1947年3月27日),侵华日军将领。1938年9月任新组建的第二十一军参谋长。1944年任新组建的第二十三军司令官兼侵华日军华南派遣军司令,同年12月兼任香港占领地总督。至日本投降时为止,田中久一始终于战区内肆意屠杀平民,破坏财物,奸淫掳掠,强拉夫役,滥施酷刑,无恶不作。抗战胜利后,被国民政府逮捕,以战争罪行被起诉。1946年5月,被国民党广州行营军事法庭判处死刑。1947年3月27日,田中久一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田中久一是日本陆军中将,他是侵华日军的将领,他为日军在战争方面有很大的战绩,那么田中久一为什么是头号战犯,他的罪行是日本领军中最高的吗?

图片 1

图片 2

人物生平

其实说是头号战犯,他只是在中国被枪决的最高军职的日本人,要说头号战犯,日本的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等人的罪行要比田中久一多太多了。但是不可置疑的是,田中久一在侵华战争时期,一直到日本投降为止,田中久一始终在战区内随意的肆意扼杀老百姓,破坏钱财,强拉夫役,滥用酷刑,使老百姓深受他的残害,真是在中国无恶不作。

田中久一是日本兵库县人,1910年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第22期,后进入陆军大学深造。田中久一从下士起入伍,至1937年累升至陆军少将。1938年2月被任为任台湾军参谋长。同年9月任新建之第二十一军参谋长,10月参与指挥第二十一军在广东大亚湾登陆,然后攻占广州。1940年日本驻华南军队改编为南支那方面军,田中久一升任中将参谋。次年年中为配合进攻香港,南支那方面军撤消,改成第二十三军。第二十三军于1941年攻占香港。1943年3月,田中任第二十三军司令,主管华南军事,驻地为广州。1944年参与指挥进攻广西、湖南的湘桂作战。同年12月,日军改组香港占领地政府,矶谷廉介调任台湾,香港总督一职由1945年2月起改由驻广州的田中兼任,至1945年8月日军投降为止。

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田中久一被国民政府逮捕,以战争时期的罪行将他起诉。在1946年5月18日,田中久一被带到法庭,在法庭中,主任检察官在法庭上将田中久一对田中久一提起公诉,列举了他在广东所犯下的罪行:“田中久一率领日军在广东屠杀无辜的老百姓,败坏老百姓的财物,奸淫掳掠。为祸之例,史无前例。”但在审判之前,田中久一还在强词夺理,他所指定的律师为他辩解,说:“既然是战争,那么就会有正常的伤亡,这不足以为怪。”师徒想要为田中久一开脱,但最终无果。经过4个月的审判,最后田中久一在广州行营军事法庭中被判决为死刑,在判决书的末尾写着:“被告纵横转战,肆虐东南,罪迹繁伙”,于1947年3月27日,田中久一被执行了枪决。

1945年8月,裕仁天皇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田中久一先后向在广州的张发奎第二方面军和在汕头的余汉谋第七战区签署降书。之后田中被国民政府拘捕,在1946年5月在广州行营军事法庭以战争罪行审判。田中久一被判罪名成立,处以死刑。1947年3月27日在广州流花桥刑场被枪决。

田中久一,日本兵库县人,在日本,田中久一也是一个在军事方面的才人,他是日本的陆军中将,他在日本担任很多重要的职位,参谋长、陆军少将、陆军中将等,那么最后田中久一怎么死的呢?他是因为什么而死的呢?

穷途末路

图片 3

在广州受降的中国战区司令张发奎在他的回忆里里说:我接见田中久一,不像何应钦,田中进门时我没有动弹,只是叫他坐下。他看上去尊严犹存。从他的外表,我立即察觉到这是一个和气、有修养、温文尔雅的人,一点也不残忍。但由于日军的残暴,广州市民自然痛恨他,然而此时市民没机会见到他。

田中久一是被枪决的,在广州流花桥刑场执行了枪决。1945年8月,当裕仁天皇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以后,田中久一先后向在广州的张发奎第二方面军和在汕头的余汉谋第七战区签署了投降书。之后田中久一被国民政府所逮捕,依照他的罪行判为死刑。

图片 4

1946年5月18日,田中久一被带到法庭,此时的田中久一显得脸色十分的苍白,并且目光也很呆滞,由于这次的审判是公开的,所以大家都集坐在这里,不想错过这个头号战犯给国家带来的耻辱。主任检察官蔡丽在法庭上对田中久一提起诉讼,在起诉书上列举了田中久一的种种罪行:田中久一率领日本军在广东肆意的屠杀百姓,残害百姓,并且破坏钱财,滥用酷刑,无恶不作,这在中国史上是史无前例,财物损失不计其数。在审判前期,田中久一的辩护律师还想为他辩护,他还以:“既然是战争,那么必定就有正常的伤亡,这不足以为怪”等说辞想为田中久一开脱。

田中久一是个好人。我用“好人”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他告诉我别担心,说他是一个佛教徒,他能向我明确保证,不会逃跑也不会做任何出轨的事,意即不会自杀。他保证服从我的命令,尽到责任约束他的部下。

经过四个月的辩论,田中久一也终于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认为自己是应该接受审判,于是在10月17日,田中久一被判为死刑,在1947年3月27日,在广州流花桥执行了枪决。

我们逮捕的战犯很少,他们被关押在一个地方。田中久一得到特殊待遇,我们确实优待他。他是中将军衔,我们让他住在珠江南集中营的一座房屋,由宪兵看守,一名来自台湾的客家人充当翻译,陪伴着他。我见过田中很多次,有时我想问他一些事或者要他做某些事。

田中久一在广东流花桥被执行枪决以后,那么田中久一遗骸去哪了呢?当田中久一被执行后,余恨未了的群众簇拥而上,向着田中久一的尸体拳打脚踢。几个殡葬工,将人群排开后,很快将田中久一的尸体收拾好,并且沿着铁路东去。田中久一被埋在行刑附近一处低凹的洼地处,随手铲土覆盖掩埋。

广州开庭审讯田中时,他辩称并未下令做恶。田中不是一个残忍无道的人,不像酒井隆在香港下令屠杀。然而,田中必须为他下属的灭绝人性的行径负责,死有余辜。军队的事是很难说的。当统帅许多官兵时,你不能保证无人违反军纪。田中统帅十几万人,包括日军驻香港部队,他控制不了部下杀人强奸·······他被判处死刑,因为他是侵占广东的日军首领。他被处决时我在南京。后来我听说,他处决前被五花大绑站在敞篷卡车上游街示众。为此我训斥了我的参谋长甘丽初。如果我在广州,我一定将他关在密闭囚车中押往刑场。

图片 5

图片 6

当时过25年后,也就是中日邦交正常化后,田中久一的后人从日本来到中国广东省外事部门请求帮忙协助寻找当年田中久一被枪决后的遗骸。于是外事部门的人通过相关渠道找到三元里村曾经埋葬田中久一的人,但当年的四个人只有一个人还健在,于是就由他带领大家来带埋葬田中久一的小山坡处的附近翻地挖掘。终于挖掘出了田中九一的遗骸,但该具遗骸除了六孔都塞满泥土的骷髅头骨尚坚实完整外,其余的骸骨经触动便自动散碎。正在观察这个是不是就是田中九一的时候,随来的田中九一的一个儿子说,他父亲在生前口腔中的左右两颗牙齿已经脱落,所以就已经换成了金牙,在金牙上刻有“田中”两个字。于是,便叫挖掘人员弄来一个小棒,小心地将骷髅头骨口腔中的泥土挖出,挖除后果然见左右牙床各镶有一颗金牙,子啊金牙洗干净之后,是看见有“田中”两个字,于是他的家属确认了这具遗骸就是田中九一。之后将原土,连同骷髅头骨一起装进带来的金质容器内,离开便带回了日本。

枪毙田中久一的那天下午,我们在越秀山进行课外活动,时间还未到,谭老师也未来,我们就玩起足球。待谭老师来了,他却对我们说:“不上课了,快去看枪毙田中久一。”他的话像命令一样,同学们都拼命向广花公路(今天的解放北路)那边山下狂奔。 到了半山就听到军号声,刚到山下,押解田中久一的车队也到了。押解田中久一的那辆敞篷大卡车尾挡板打开,车上国民党军陆续下车,田中久一没有被捆绑,身穿日本军便服,面色蜡黄,像厚厚涂了一层黄蜡油,最后一个下车。两个彪形军汉一左一右,一只手抓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推向北行,转入粤汉铁路西行。这时广花公路和粤汉铁路的一小段已布置了军岗,禁止行人通过。我估计行刑的地方就在铁路上最后两三个军岗处,为了要看个真切,急忙脱下鞋袜,挽起袜管,从广花路旁的水田涉水斜走赶上去。我个子小,是个学生模样,也只有我一个人这样走,所以没有人干预,得以站到距离行刑点最近的地方。 田中久一在铁路上走了没几步,就用力将身向东转,两个押解的军人用力按捺住他,他便转过头来,朝东点头三下,然后下跪。一个押解的军汉拍打他的肩膀,用手向前指示地点,他起来走到那里就跪下。军号响了,行刑兵用步枪朝田中久一背部开枪,他中枪后身体向上一冲就扑倒在地上。行刑兵再开两枪,一个军官上前察看,用手一指,行刑兵又加一枪。那个军官一挥手,收队的军号响了。余恨未消的群众一拥而上,向这个大恶魔吐唾、脚踢。几个殡葬工,排开人群,抬着一副盖有“柏福长生”毯子的棺木到来,这时一个围观的群众一手抢去田中久一的军帽,接着另两个各自抢了一只靴子,互相要求对方转让。殡葬工很快收拾好田中久一的尸体,沿着铁路东去。

田中久一在中国的所作所为都是让百姓痛恨的事情,所以中国人们对田中久一的评价一定都是很痛恨他的评价。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田中久一在日本的行事能力还是很高的,日本人对待田中久一的评价还是很高的。那现在就来看看对田中久一的评价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图片 7

田中久一是日本的陆军中将,他在军事方面的能力,日本人都是认可的,在1910年他刚刚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就被晋升为少尉,之后成为又担任了台湾军参谋长等,这都是对田中久一的认可。但在侵华战争时期,田中久一对广东老百姓的恶意屠杀,使百姓对他痛定思痛,不可原谅,直到田中久一被枪决后,百姓还一拥而上,对这田中久一的身体拳打脚踢等行为,想要表达他们对田中久一的愤怒之情。

但是只有一个人,对田中久一的评价还是很好的,这个人就是在广州受降的中国战区的司令张发奎。他回忆跟田中久一的见面,他说:“我接见田中久一,不像何应钦一样,在田中久一进门时我并没有站起来,只是叫他坐下而已。他看上去尊严犹存,从他的外表看,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和气、有修养,并且还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一点也不残酷、但由于日军的残暴,导致了广州所有人们都很痛恨他。然而他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人们再也不会见到了。”

或许很多人都说田中久一是不好的,但我们不能片面的去看,要客观的评价田中久一这个人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奥门新萄京娱乐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