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振武被杀事件,张振武是怎么死的

作者:历史人物

1912年8月15日晚,张振武在北京东交民巷的六国饭店宴请姜桂题、段芝贵等北洋将领,以消除南北军界隔阂,融洽感情。席间张振武与众人开怀畅饮,谈得十分投机。10时左右,酒阑人散后,张振武才驱车回寓所。道经前门棋盘街时,潜伏的军警蜂拥而上,将张振武捆绑押解到西单牌楼玉皇阁京畿军政执法处。随后军法处总长陆建章出示了黎元洪的密电,以及袁世凯下令处决的军令。16日凌晨1点,张振武被绑在军法处的木桩上,身中6弹而亡。同时遇害的有湖北将校团团长方维。

在唐绍仪内阁和陆征祥内阁风潮中,同盟会领导人为了稳定民国政局,采取克制态度。但是袁世凯不满足于已取得的权势,竭力分化、瓦解和打击革命党人。1912年8月15日夜,袁世凯下令捕杀武昌起义重要将领张振武和随员方维。 张振武,湖北罗田人,原名尧鑫,字春山,更名竹山。早年人湖北省立师范学校,后留学日本,人早稻田大学,研究政治法律,加入同盟会。归国后,宣传革命,并创办体育会及公立学堂,以联络革命志士。1909年,孙武、焦达峰等在武昌成立共进会工会,他负责财务,准备筹款购进军火。1911年10月参与领导武昌起义。湖北军政府成立,孙武任军务部部长,他被推为副部长。他亲临前线督师,与清军激战。汉阳失守后,力主坚守武昌。1912年1月在上海与孙武等发起组织民社本部,以卢梭《民约报》为宗旨,推黎元洪为首领。旋返湖北,分别在武昌与汉口设立民社支部。他居功自傲,藐视黎元洪。随后,黎元洪以群英会反对军务部为借口,先后将孙武、张振武和蒋翊武解除军务部职务。张振武对自己被排挤出军务部很不满,曾让人向黎元洪要求留任,提出任军务部长,引起了黎元洪的忌恨。 袁世凯对于首义地区放心不下,利用黎元洪打击革命党人,是他的重要策略。但黎不是北洋系军人,还任同盟会协理,如何防止黎倒向同盟会,是袁难办的问题。他接受参谋次长陈宦献策,利用湖北内部的矛盾,调拨离间。陈宦对黎元洪说:三武不去(指孙武、蒋翊武、张振武),则副总统无权,若辈起自卒伍下吏,大总统召其来京,宠以高官厚禄,殊有益于副总统也。把三武调出武昌,正合黎的心意。1912年5月问,三武先后奉召北上,由袁世凯授以总统府军事顾问官的虚衔。张振武极为不满,责问段祺瑞说:我湖北人只会做顾问官耶?他两次向袁世凯递屯垦条陈,要求主持屯垦事务。为了敷衍张,袁委任他为蒙古屯垦使。张振武又要求设立专门机构,袁不予理睬。张振武一气之下,不辞而别,于6月中旬返鄂,凭借他在湖北的实力,设立屯垦事务所,向黎元洪每月索款一千元,准备招募一镇精兵,赴蒙古镇抚。黎元洪对张振武的返鄂忧虑重重,因他与孙武、蒋翊武不同,手中掌握着将校团,他凭借这支武装和他在军队中的影响,一直不把黎放在眼里。 袁世凯恳切电请张振武再次进京共商国事。黎元洪给张四千元路费,并假意表示:对于张君可抚心自问,并无一些相持不好之心。张振武经不住袁世凯和黎元洪的哄骗,于8月上旬随刘成禺、郑万瞻等人再次来京,同行的有湖北将校团团长方维等30余人。 张振武这次进京,是钻进了袁、黎的圈套。8月14日,张振武在德昌饭店宴请同盟会和共和党要人,希望消除党见,共同维护大局。15日夜,为调和南北感情,张振武与湖北来京将校一起在六国饭店宴请北方将校。北洋将领姜桂题、段芝贵等出席。10时左右,张振武与冯嗣鸿、时功玖分乘三辆马车返回旅社,经正阳门时,段芝贵指挥潜伏的军警突起拦截,将张振武捆绑起来,押解西单牌楼玉皇阁京畿军政执法处的城外分局。16日凌晨1时,张振武在执法处被绑于木桩上,身重六弹毙命。临刑前,他对行刑士兵愤怒地说:不料共和国如此黑暗!方维同时在城外被害。 张振武被捕后,时功玖赶紧与共和党民社派联络。16日凌晨3时,他和孙武等赶到军政执法处营救。被告知张已被处决,并见到了袁世凯捕杀张振武的军令。该令根据黎元洪的密电,由陆军总长段祺瑞副署。面对突变,孙武无言,刘成禺愕然说:我不知竟死得这样快!请张进京的民社派郑万瞻、哈汉章感到对不起张振武,无限悲愤。他们一夜未眠,早晨8时赶往总统府质问,没得到圆满答复。旋至哈汉章家商议,准备采取政治行动。袁世凯对张振武案,不事张扬。军政执法处仅于8月16日在金台旅馆门首贴了一布告,公布袁世凯根据黎元洪密电所发的军令,算是向各界宣布了这一事变。黎在密电中,指控张振武怙权结党,桀骜自恣,赴沪购枪,吞食巨款,当武昌二次蠢动之时,人心惶惶,振武暗煽将校团乘机思逞……近更蛊惑军士,勾结土匪,破坏共和,倡谋不轨。袁便根据黎的不足为信的密电发布命令,杀害了这位参与创办民国的革命志士。事后,袁世凯又命令以大将礼厚葬张、方,并赠三千元以息民愤。 袁世凯的假仁假义更激起了民愤。由于张振武是共和党内的民社派人,民社派首先向袁世凯发难。他们在参议院内向袁世凯展开了合法斗争。8月18日,张伯烈领衔向参议院提出了《质问政府枪杀武昌起义首领张振武案》,控诉袁、黎口衔刑宪,意为生杀。第二天,参议院破例讨论质问案,刘成禺愤怒抨击政府:观政府杀人之手续,直等于强盗之行为,以冠冕堂皇之民国,而有此以强盗行为戕杀人民之政府,违背约法,破坏共和,吾人亦何不幸而睹此!且推此义也,则凡民国起义之功首,造成共和之巨子,皆可一一捕杀之,任凭其为帝为王矣!在连续3天的参议院会上,共和党、同盟会议员愤怒声讨袁世凯和黎元洪。 参议院虽提出了弹劾问题,却无法通过。张伯烈说:本院以人数不足,终不能擅提弹劾案,以蹈于非法之举动。根据约法规定,须有总员3/4以上的议员出席,但参议院自开院以来,从未有那么多议员出席,限于规定,不能提出弹劾案。所以,守法的参议院却不能根据约法制止政府违法。但是,袁世凯并不把参议院放在眼里,他在致参议院的咨文中说:查此案情结重大,因张振武、方维本是军人,固以军法从事。惟所牵涉之人及所牵涉之事,不特关系湖北一方之治乱,且关系全国之安危,目前实有不能和盘托现之处。他暗示扩大事态,会株连革命党人。参议院受到袁藐视,气愤之余,决定于21日下午开秘密谈话会讨论弹劾问题。参议院的所谓弹劾,共和党主张弹劾国务院全体,而同盟会主张弹劾国务院总理和陆军总长,却放过了罪魁祸首袁世凯。参议院要弹劾的国务总理陆征祥,只是一个无用的傀儡,他在张案之前,已托病住院,与张案无关,风潮掀起后,无须弹劾案成立,他就提出辞职了。但就是这样一个无用的弹劾案,袁世凯也要让它流产。袁世凯首先运动共和党中的前清立宪分子,让他们出面调停。21日下午5时,袁世凯又礼请民社派参议员时功玖、张伯烈、刘成禺、郑万瞻到总统府面谈。一面表示对张振武的钦佩,一面逼问民社派说:黎副总统来电,指挥一切,非常利害,仿佛不即杀之,必足以发生大乱、妨害治安者。故不得已,用快刀断绳办法。其所行种种不法事项,多在湖北,诸君均属鄂人,如不治之,乱将如何?湖北议员无言以对。袁虚伪表示歉意说:此间知法律者甚少,杀之之手续也不完全耳。民社派终于被袁世凯的一番花言巧语软化了。此后,民社派便在参议院中呼吁维持大局了。 以同盟会本部为代表的同盟会稳健派,唯恐国家重陷动乱,不愿和袁世凯决裂。他们把张、方案的责任归咎于黎元洪,于8月22日宣布革去黎元洪协理,并予除名。但以戴季陶等人为代表的激烈派却主张以武力破坏法律者,仍以武力治之。稳健派责问说:今日之时局诚堪再生莫大之扰乱耶?再生莫大之扰乱,中国能不亡耶?是故贼天下者,必武力解决之一言也。国民对于此案,当完全诉之法律,求解决于法律问题之内。孙中山虽没有参与这场辩论,但他也不支持激烈派的主张,谋求与袁合作建设民主国家。因此,激烈派的主张,没有得到党内的普遍支持。 8月28日,弹劾案提交参议院开议。这件《弹劾国务总理、陆军部长案》,由张伯烈、刘成禺、时功玖、郑万瞻4人提出,同盟会参议员陈家鼎等8人连署。该案仅指责陆征祥、段祺瑞辅佐乖谬,使总统违法,要求袁世凯免其职,私毫未涉及张案的阴谋。同时,刘星楠提出了《提议咨请政府查办参谋总长黎元洪违法案》,指责黎为破坏约法,背叛民国之元恶大憝,要求政府查办。但这两个软弱的提案,在提交参议院时,却因不足法定人数而不能开议,反而激起共和党、同盟会议员间的无谓冲突。张振武案不了了之。 张案风潮,在同盟会内部,加深了稳健派和激烈派的分歧;在参议院内部,加剧了共和党和同盟会的对立,使号称民国立法机关的参议院,信誉扫地。黎坐享渔人之利,实际的政治收获,大大超出了他们原先的估计。

图片 1

张振武被杀,是民国成立以来第一次违法杀人的政治血案,全国舆论一片哗然,群情激愤,并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张振武,湖北罗田人。曾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研究法律政治。期间由刘彦介绍加入同盟会,随后回湖北进行革命活动。后加入共进会,成为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的骨干分子,与孙武、蒋翊武一起被誉为“首义三武”,任武昌军务部副部长。在汉口、汉阳保卫战中,多次出生入死,浴血奋战,发挥了重要的领导指挥作用。

张振武与黎元洪的旧恨新仇,是其被杀的根源。

武昌起义时,起义诸人拥时任湖北新军协统的黎元洪为都督,张振武极力反对,曾对吴兆麟说:“如今黎元洪既然不肯赞成革命,又不受同志抬举,正好现在尚未公开,不如将黎斩首示众,以扬革命军声威,使一班忠于异族的清臣为之胆落,岂不是好?” 此言为黎元洪所知,黎由此对张振武深怀戒心,彼此间嫌怨日深。

黎元洪任湖北军政府都督后,表面上与世无争,实际上千方百计寻找时机,安插亲信,以图独掌湖北大权。张振武掌握着将校团这一重要武装力量,而且他从心底里轻视黎元洪,往往自作主张,越权行动,这无疑让黎元洪感到如芒在背。

1912年5月,临时大总统袁世凯用调虎离山之计,邀武昌“首义三武”入京,授予政府高等顾问这一闲差。张振武对此深为不满,袁世凯只好又给他一个蒙古屯垦使的名义加以敷衍。当他要求设立专门机构时,袁却不予理会。张一怒之下回了武昌,并公开设立屯垦事务所,欲招兵买马前往蒙古。黎元洪对张的去而复返,既恨又怕;袁世凯对张也起忌恨之心。

1912年7月,由于裁军及欠饷事不断,湖北政局混乱。曾参加武昌首义的祝制六、江光国、滕亚纲等军官,以改革政治为号召,试图以武力改组都督府,7月17日被黎元洪捕杀。事后,孙武散布说,祝等3人谋乱由张振武指使。黎元洪已视张振武为心腹之患,必欲除之而后快。

7月底,袁世凯派湖北籍参议员刘成禺、郑万瞻等回武汉,以调解孙武、张振武的矛盾。刘成禺等回鄂后,于8月2日宴请孙武、张振武,杯酒言欢,孙、张重归于好。袁世凯再三邀请张振武北上议事,刘成禺等人也力劝张振武离汉赴京;黎元洪自然极力赞成,并赞助4000元作为旅费。1912年8月11日,张振武偕方维等武昌首义将校13人,并随从30余人乘火车北上。未料这一去陷入了政敌布置的圈套,北京之行竟成不归路。

张振武抵京后,8月13日晚,黎元洪即向袁凯发出密电,历数张振武“罪状”,请其杀掉张振武:“张振武以小学教员赞同革命,起义以后,充当军务司副长,虽为有功,乃怙权结党,桀骜自恣。……元洪爱既不能,忍又不敢,迴肠荡气,仁智俱穷。伏乞将张振武立予正法”。并要求将张之亲信方维一并剪除,以绝后患:“其随行方维,系属同恶相济,并乞一并处决,以昭炯戒”。 袁世凯收到密电,亲自校译电文后,立即通知赵秉钧、冯国璋、段祺瑞、段芝贵4人来总统府密商,均认为事情重大,不敢轻易下手。乃复电黎元洪核对电文真伪。得到确系无误的答复之后,袁世凯于15日发出密令,令陆军执法处立即捕杀张振武、方维。

袁世凯此举,既可以借机除掉革命阵营中的一员猛将;又可以拉拢黎元洪。若有问题发生,还可把责任推到黎元洪身上。

黎元洪与袁世凯之间密电往来,杀机毕露,张振武还浑然不觉。到北京后,当时社会一片调和之声,袁世凯对他也优礼有加,张振武毫无警觉戒备。他兴致勃勃地到处会客赴宴,联络感情。8月14日晚上,张振武在德昌饭店宴请同盟会与共和党要人,以联络感情,化解矛盾。张振武席间发表演说,痛心疾首于两党之争,慨然以调和党见为己任,希望两党能捐弃私见,共维大局。

8月15日晚,张振武连赶了两场宴会。晚6时出席王天纵举办的宴请北方和湖北来京将校的宴会。晚8时,张振武自做东道主,宴请北方将领。中间段芝贵有事提早退席,还有一些人借故退席,气氛有些异常。但张振武仍无警觉。在回寓所路上,即被袁世凯派军警逮捕,未经任何审讯,即被枪杀。临刑前,张振武致黎元洪一封信,愤斥其用心险恶,最后仰天长叹:“想不到共和国也如此黑暗!”

张振武、方维被杀后,中外震惊。在共和之国,仅凭一纸电文,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就可以将首义元勋处死,实在荒谬。南方国民党人也极为愤慨。8月18日、20日,黄兴连电袁世凯严词质问,并取消了原定的南下计划,以示不信任。20日,王芝祥、蔡元培等1024人在上海发起法律维持会,抨击袁世凯、黎元洪违背法律。

反应最为激烈的还是共和党民社派湖北议员刘成禺、郑万瞻等人,他们背着卖友的嫌疑,心中无限悲愤,一夜不眠。8月16日晨8时,他们前往总统府质问,袁世凯出面会见,但言语不得要领,众人无果而返。

8月19日参议院开会伊始,刘成禺提起紧急动议,情绪激昂地要求首先讨论政府违法擅杀张振武一事。张伯烈随即提出由自己拟定、共和党及国民党共20人连署的质问书,对黎元洪对张振武罗织的罪状一一驳斥。参议员对于谴责政府非法杀人这一点表现出高度一致。会议成为声讨政府的大会。8月20日,总理陆征祥、陆军总长段祺瑞都没有出席回答质问。张伯烈、刘成禺等人怒不可遏。次日,政府派法制局长施愚出席,参议员将其轰出参议院。22日,各党集会,议决弹劾陆征祥、段祺瑞。

围绕张振武、方维案掀起的政治风潮,使袁世凯一时极为被动。恰在此时,孙中山北上入京,并明确表示反对因张、方案弹劾政府,给袁世凯极大的支持。而黎元洪在备受各界攻击之余,8月22日虚情假意致电袁世凯,自请取消参谋总长及鄂军都督职,并向参议院辞副总统职;同时利用权势,鼓动湖北各界遍发通电,为自己开脱。

由于袁世凯、黎元洪各施权谋,参议院中各派力量在弹劾政府问题上产生分化,最后质问和弹劾案均因不足法定人数而不了了之。

为安抚感情受到伤害的人,袁世凯又命令将张振武、方维二人尸首好生收殓,并用上好的棺木,送到长椿寺停灵。随后宣布以大将的礼节厚葬张振武,并拿出3000元为赙仪。

8月27日张振武遗体由火车运抵汉口大智门车站,恭迎灵柩渡江2000多人。28日黎元洪至抱冰堂致祭,并亲写挽联“为国家缔造艰难,功首罪魁,后世自有定论;幸天地鉴临上下,私情公谊,此心不负故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奥门新萄京娱乐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